針對有媒體對自己言論的“斷章取義”,北京師範大學教授顧明遠18日表示,英語實行社會化考試、一年多次考試是改革方向,但這並不等於英語退出高考。一些省份在進行相關改革探索,但國家方案尚未公佈,一切要以相關部門正式公佈為準。(5月18日《京華時報》)
  又是一次關於“英語退出高考”的媒體誤讀,其實類似這樣的“誤讀”最近幾年幾乎每隔小半年都會有這麼一陣子,而原由都是因為某個教育界的人士或言之鑿鑿的“確認”,或是“接近教育部門的相關人士”的“透露”,總之,不是空穴來風。可是每次媒體在炒熱這個話題之後又每次失望的發現,各種說法都不是那麼的靠譜,因為英語考試到目前為止,還是高考主要科目中占分比重比較大的科目,英語分數的權重還直接決定著一個高中生未來讀什麼樣的大學,找什麼樣的工作,有怎樣的人生。
  當然,這樣說可能有點誇張,但是到目前為止,高考科目中,英語絕對是“主科”,是必須高度重視的學科,所以顧明遠所說的“英語退出高考”在很多人看來有點不可思議,不太相信教育部門對英語改革會有如此大的改革措施和決心。
  媒體之所以屢屢“誤讀”英語在高考中的位置和重要性,其實恰恰更加凸顯了當前的高考教育中對英語教學定位的模糊和不確定。一方面,作為一門基礎性學科,英語科目的確是中小學生應該接觸並初步學習的科目,因為英語毫無疑問是當今世界最通用的語言,作為“00”後的新生代,他們對外面世界的瞭解,將來肯定是要更多的借助對英語的熟悉去實現,所以當前的英語教學的普及性其實是迎合了社會各界對英語的需求;但是另一方面,由於英語學習在中國的中小學教育中存在很多問題,比如啞巴英語,比如因為缺乏語境練習,很多農村孩子要付出比城裡孩子多好多倍的時間來練習口語,再比如實際英語考試和日常口語應用的“兩層皮”現象,這些都是很多人詬病現代英語教育的原因。
  根據顧明遠教授向記者透露的信息來看,在新高考方案里,英語不叫退出高考,而是改成社會考試。也就是說,英語不再和以前一樣,集中在6月7、8、9日統一考試,而是由社會機構組織考試,學生高中三年可以考多次,成績和大學英語四六級一樣分等級,全國都如此。高考招生時,不同的學校會對英語提出不同的等級要求。
  如果顧明遠教授所說的屬實,那麼我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新的高考英語改革方案其實就是依照大學四六級英語考試的模式,把高考英語設計成了有一個版本的高中英語考級體系呢?
  針對社會各界再度關註的“英語退出高考”的話題,教育部新聞發言人續梅今天表示,“教育部正在前期深入調研基礎上,緊鑼密鼓地研究制定和完善改革方案,先試點後推廣,以積極穩妥有序推進。”對於這樣的套話,我們當然能理解發言人的無奈,但也擺脫髮言人給相關部門捎個話,能不能別把調研和制定完善方案的時間拖太久,不要再讓公眾和媒體一次又一次的“誤讀”各種專家的觀點和看法了,提高決策效率,及時的就老百姓關心的話題給予明確的回應,這也是另一種踐行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的表現。(何禾)  (原標題:媒體為何再次誤讀“英語退出高考”)
創作者介紹

壁癌

ez19ezgqg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